最近除了身體有點不舒服以外,心情相當不好。我知道我應該要知足常樂,但是就是那把欲求不滿的火慢慢在延燒,燒到差不多是爆炸的臨界點了。

說的是我的『口腹之慾』。

我從小就愛吃,每天的生活圍繞著三餐加點心運行。從小放學回家,按了電鈴第一句話就急著問阿嬤『點心是什麼?晚餐吃什麼?』,然後期待著爬上樓回家吃東西。睡前必想的是明天早餐的內容,於是整晚可以安心入眠,期待早餐的到來。

長大後,對於保養品是一點品牌忠誠度都沒有,反正專櫃開架對我來說好像都沒差,加上也不化妝,於是錢都省下來,效忠食物去。

放學回家在公館要吃烤鴨捲餅豬血糕龍潭豆花割包青蛙下蛋酒釀湯圓和汀洲路上的紅豆餅,行經師大夜市要吃生煎包可麗餅成都的麵,喜歡四川吳抄手的紅油抄手和酸菜白肉鍋,世運的滷味和糕點,台大巷子內的燒臘烤鴨,重慶南路巷子內的小米粥和北方大餅,士林夜市的火鍋店大雞排和碳烤臭豆腐,永和豆漿的小籠包,教會附近的燒餅夾蛋和甜不辣,巷口的鹽酥雞滷肉飯乾麵和水煎包,阿世的雞腿便當,政大的阿婆排骨便當,西門町的飲茶日本料理章魚丸子鐵板燒和老天祿,永康街附近的大小各式麵食冰店,金門的粥貢糖高坑牛肉乾和那家不知名的手工水餃,台北車站附近每吃必拉肚子的福臨還是我吃紅油燃麵担担麵麻醬麵的唯一選擇,水餃拉麵珍奶韭菜盒子米粉湯油豆腐美加旁邊的便當,讓我總是期待補習的那幾個晚上 (真的和我暗戀的郭洋的板哥無關)。。。以前燒烤只愛長壽,去年回台灣發現原燒還真好吃,連鮮芋仙也取代倒閉的仙草珍奶變成我的最愛。我可以為了要去哪裡吃點好吃的,而有支撐著好好上完班不翹課的動力。

出國後,其實不管是在賓州的小山谷,或是天堂般的加州,我都不曾覺得因為沒有好吃的食物,而像現在一樣對生活充滿絕望,覺得頓失重心。

在賓州的大學城,我喜歡去kimchi吃韓國菜,去華廚吃水煮牛肉,去the diner吃sticky bun,去baby's 吃漢堡和奶昔,周末去waffleshop吃brunch,學校南邊的爐烤披薩,西邊的BBQ肋排都很讚,大碗公的麵還算差強人意,聊勝於無,如果想吃炒河粉就得跑一趟mall了。

雖然只有兩間小小的亞洲超市,但是他們每個禮拜進貨,我可以在那裡找到需要的食材,回家和室友自己做飯燉湯,開心的不得了。

如果真是很想打牙祭,周末跑一趟紐約or費城就可以值回票價了,不知道從哪次開始,每次進紐約總是先殺到Flushing飽餐一頓再開始大家需要的行程,我覺得來回8小時一點都不遠。

在加州的兩年就真的不用說了,剛到加州這天堂,我就覺得在住過加州的台灣人,如果要搬到美國其他州去生活,應該會有嚴重適應不良的狀況,沒想到這真的應驗在我身上了。

周末我總是會開車到San Jose的大型華人超市買菜,和朋友去吃飯或唱KTV,真是什麼好吃的都有,中台韓日都讓人讚不絕口,難怪那兩年我完全沒有想到要回台灣這件事,只想到叫爸媽來加州玩玩。

然而搬到這個in the middle of nowhere 的內部拉斯加州以後,我的食慾慢慢被壓抑,於是我變的很不快樂。因為位於美國正中部,沒有新鮮的海鮮,日本料理店的東西總是有一股腥味,讓人食不下嚥;幾家中國餐館,都是pre-made的美式中餐,希望他們做的authentic一點,他們都說很抱歉沒辦法改變;韓國料理要開不開的,做的口味也是都偏美式,唉,誰叫我住在這個沒幾個亞洲人的州?!不過最近找到一個要開30分鐘的餐廳,周末有飲茶,東西算是很不錯了,只是那先生對飲茶文化很不感興趣,兩次去都自己點了mongolian beef or chicken lomein 來吃,一看就知道是『番』啊!(誤)

這地方位處廣闊玉米田的中心地帶,比較近的大城市,單程都要6-7個小時,如果不是長周末也很難有精力時間這樣來回奔波。

本來想說吃不到現成的,就自己做唄,反正現在網路上料理達人一堆,很多住在歐美的台灣人也是自力更生,我也可以自己做珍奶滷豬腳鹽酥雞等小case的東西吃吃,但是更氣憤的事情就出現了,Omaha的三家asian markets真是爛到爆!!!! 沒食材請問要怎麼做飯?!

越南超市規模很大,有大華99的氣派,但是裡面的東西都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讓人很買不下手,上次喜孜孜買了一個草莓大福,回家噙著感動的淚水,以一種朝拜感恩的心情咬下一口,『幹幹幹!』 居然是酸掉的,馬上丟進垃圾桶漱口去。韓國超市賣的東西很有化學物質浸泡過的味道,而一兩個月去一次的台灣超市,最傷我的心。

這根壓死駱駝的稻草,就是一包餅乾,讓我對生活在內部拉斯加州這件事情極度不滿,絕望到極點。本來秉持著人不親土親,台灣人支持台灣人,台灣人不賣黑心貨信心的我,目前完全不想再踏入這家店了。

那天吃完一整包好吃的自然の顏之後,赫然發現這包餅乾已經堂堂過期半年多,突然一陣乾嘔,然後翻出其他在這家店買的台灣零食,發現果然大部分都是過期了的,回想這一年來我吃下多少過期產品就陣陣噁心。然後他們店裡的『新鮮蔬菜』也常常是發霉的,不論是苦瓜茄子青江菜油菜,我都曾經買回來的第二天就發霉了,酒釀和豆腐都看過黑色的不敢買,那天還不小心看到他們在店後方把發霉的芋頭外皮削掉切半,裝入自製真空袋繼續賣,然後我突然想到,去年我買過一袋來煮粥,幹。

端午節本來有想說買不到粽子,就自己來包好了,以前在賓州大家也曾經手忙腳亂包粽子過節。但是在這鬼地方,買不到粽葉栗子菜脯蛋黃蝦米,請問是可以包出什麼鬼?可能會變成只有香菇的醬油油飯了吧?!///orz

這幾天我滿腦子都是想吃而吃不到的東西,真是超級折磨的,於是我告訴那先生,如果他年底真的得去中東,我要回家吃到爽。

我很想念奶奶包的粽子炸的雞翅雞腿,媽媽做的黑乎乎的蚵仔煎和金門春捲,很想台北新鮮的生魚片茶碗蒸炸豆腐炒烏冬韓式泡菜鍋,摩斯漢堡和美而美,菠蘿麵包,九份的福州魚丸,新竹城隍廟口的滷肉飯,我甚至很懷念高中時合作社賣的那冷掉的便當,唉,如果哪天我為了台灣美食而暫時和那先生分居,還希望他可以理解老婆的需求啊。(剛剛跟他說了,那先生狠難理解『吃』會比『我對他的愛』重要嗎?我無法看著他眨巴的眼睛給他殘酷的回答。。。)

鬱悶了好幾天的心情總算發洩完了,如果有人知道怎麼在美國中部無人荒涼之地宅配訂食材的話,麻煩告訴我,謝謝各位!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