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先生有一種魔力,可以讓氣氛迅速凍結到冰點,然後覺得時間過的異常緩慢,搞的做什麼說什麼很尷尬。

 

去年我們一起去參加一個台灣電影節,連著三天播放台灣電影,還有台灣同學會準備的各種家鄉小吃和飲料。那種需要social的場合,平常內向少話的那先生會很不自在,所以交代我千萬不可以留他獨自一人。

但是我一看到蘿蔔糕鹽酥雞炸花枝珍奶,就忍不住拋下那先生一直去排隊,每次回來就看到那先生一個人站在牆角,好像和整個大廳的人群分屬兩個不同世界,手上還幫我拿著他不敢嘗試的小吃和飲料,看了兩次實在有點心疼,後來因為看到認識的人想要過去打招呼,於是請一個朋友J陪那先生,說馬上回來。

我飛快social完,不盡興地回到那先生和朋友J的身邊,聽到J正在一一詢問那先生喜歡的蔬菜有哪些,"青椒? 小黃瓜呢? 青豆? 那茄子咧..." J看到我回來,馬上如釋重負小聲地跟我說"快來跟我交棒,我撐不下去了,沒有見過這麼難聊天的外國人,而且他都不回答我,我不知道他到底是喜歡還是不喜歡,而且真的沒有話題可以聊,問什麼都聊不起來,只好問他喜歡吃的東西。。。。" 那先生基本上就是眼睛直視遠方,讓人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願意繼續這單方面的對話。

 

前兩個月表姊來訪,兩天下來,那先生只跟她說了剛見面時的"Nice to meet you!" 和分別時的 "Thank you for visiting us!"兩句話。我們去買東西時,我去了洗手間一趟,出來時看到他們兩個分站手推車的兩邊,一句話都沒講的站在廁所門口等我,果然表姊後來告訴我,只剩他們兩個獨處的時候,非常尷尬,沒有話聊,好像說什麼做什麼都不對,甚至是堂堂業務副理超會講話的表姊都沒有辦法破冰,只好僵直地避免有任何動作,然後心裡期盼我快點出來。

 

這兩天,有一個美國朋友也說,她不敢想像我和那先生怎麼一起生活。她說她在我家等我拿東西給她,然後我去廁所的那兩分鐘,她在客廳和那先生在一起,完全沒有任何聲音和互動,那先生緊抿雙唇,不說話也不看她。連她這麼愛講話的人都沒有辦法先開口,兩分鐘像是兩小時一樣難熬,然後她內心不斷吶喊"Laney, come back to the living room right now!!! Dont leave me here with your super quiet husband!!"

 

我沒有辦法像文筆好的作家可以描述出那種尷尬到不行的安靜氣氛,但是我知道我的老公如果單獨和不熟的人在一起,就是馬上呈現這種狀況。

他是一個很慢熟的人,需要一段時間才可以和人開始進行正常的交談,更討厭在一群人面前說話。所以和我們倆一起吃過飯的朋友,應該都不大有印象聽過他的聲音。

(難怪那先生認識我不久就跟我要msn...果然是宅男啊,在電腦背後交談應該是比較輕鬆自在。)

(還有,有來參加台灣喜宴的親朋好友真是遇上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他居然可以在這麼多人面前說那段感謝父母的話,很難得哩~)

有時候看那先生和他的同事們說話,他都會一直看著我才有辦法講下去,就覺得真是太可愛了,到底有沒有必要這麼害羞啊?

 

不過我就是很喜歡這樣的那先生,很內向害羞很ㄍㄧㄥ,但是在我面前可以完全放的開,然後很自在地和我聊天,開我玩笑,逗我和我嬉鬧,讓我覺得自己像是一把鑰匙,解放了這個冷酷男人心裡那個溫暖天真的男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蘭妮 的頭像
蘭妮

蘭妮,流浪記事。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