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看了理一眼,試圖用掩飾慌張的笑聲和緩氣氛。
理並沒有任何奇怪的反應,只是如往常開朗地笑著,輕聲問句,『你還好吧,還難過嗎?』

在客戶大肆撻伐的戰爭過後,初次主持會報的她臉上堅毅的表情依舊,可是那份酸楚卻在喉頭打轉,維持該有的禮貌或說是職業笑容,在送走這群狗娘養的客戶後,就再也忍不住,疲憊、挫折,隨著隱藏在冷靜眼神中的淚水,一股腦地湧出。

未料,在辦公室外等待的,是永遠陽光般的理。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