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有一次上課,討論的主題是"multiculturalism"。

不論是專門的multicultural counseling課堂,或是不同課程上提到多元文化議題的討論,通常花最多時間的都是在種族上,然後第二是性向問題。種族方面,通常絕大多數比重都是講黑人受壓迫的問題,然後是拉丁裔,再來才是印第安人和亞裔等等。

這門課講的是美國中等教育的制度和一些問題,所以也帶到各種不同族群在學校裡的適應等問題,我們也必須要"從白人的角度"來學習怎麼和其他不同種族文化的學生溝通。

我們花了3/4堂課在討論African-American的問題,我的好友Shawnette是班上唯一的黑人,中途下課的時候,她告訴我她可以感覺上白人們對這話題有多麼不在乎,然後她有多少過去的傷痛被掀起,我沒有告訴她,坐在我旁邊的白人一聽到今天上課內容就轉過來跟我說"like we care about this stupid topic!"

講完黑人講墨西哥人波多黎各人,然後最後20分鐘,冬天天暗的快,大家都歸心似箭,老師說,讓我們快速go over Asian-Americans/Asians,然後我們就可以回家了。

這時候我突然懂Shawnette說的那種感覺了。身為班上唯一的外國人,雖然總是覺得有點緊張,但是我還是看在分數的份上,常常爭取發言 :P  也盡量"假裝"融入大家的話題。而這堂課的最後這20分鐘,卻讓我覺得第一次感到有如芒刺在背,坐立不安。

老師的開場白是"what is your first impression of Asian-Americans?"

我知道我不是Asian-Americans,我是台灣人,所以稍微還可以抽離一下,想說聽聽身為美國這民族大熔爐一部分的同學們怎麼說。

馬上有同學舉手了,他說"They are bad drivers!" 然後大家哄堂大笑。

第二個同學接著說"Asians are always taking pictures!" 大家又是哈哈大笑,贊同聲更多了。

最後一個同學說"Asians look rich!"大家點點頭,說亞洲人就是愛名牌。

老師就說,"這是你們這個generation對亞洲人的印象,我們這一代對亞洲人的印象,就是他們非常"sneaky",日本人在二戰時間偷襲珍珠港的這種不為世人所容的行徑,我相信我這一代的人都不會忘記。"

然後大家一陣沉默,我的心情非常地沸騰,本來不是在講Asian-Americans嗎? 怎麼focus轉到Asians上了,我身為Asian,當下就覺得

罵到我了...

  罵到我了...

    罵到我了...

而且大家用很奚落輕視的態度在討論,當然各式媒體總是不乏嘲笑亞洲人開車技術差,愛照相,和喜歡小巧可愛東西的笑話,所以大家說來就真的像笑話。最生氣的是老師不但沒有wrap up at all,居然講完了亞洲人很sneaky,就說"那今天就先上到這裡,回家自己可以找補充的文章來讀,小心開車。" 然後大家一哄而散。

我就是從這一天開始,開始覺得白人好假仙,然後很幼稚地和Shawnette在家裡組成"討厭白人"club (狠白癡的種族歧視組織,幸而參加的人就只有我們兩個,丟臉還不算丟的大。小朋友千萬不要學,尤其鐵齒的狀況下,可能最後昏頭還嫁了一個白人來折磨自己)。我也是從這一天開始,更加熱愛台灣文化,覺得台灣人是很八卦,但是很熱情,對你們這些自以為的外國人又都很真心很善良;要爸爸只跟我講台語,讓我可以多練習,也找了很多台灣文學小說等等的來看。

其實現在回想,還挺符合新移民的融入新文化遭遇到culture shock(文化衝擊)的第二階段。

補充一下,Culture shock 通常第一階段都是蜜月期,對於新鮮的環境和文化,一切都覺得興奮好奇,什麼都好,想要快點融入這個新文化。蜜月期過了,就像婚姻一樣,低潮就會出現。第二階段,通常會開始發現新文化和自身文化有越來越多差別,和人相處會因為文化不同而開始覺得有點frustrated and disappointed,發現生活上的問題開始浮現,然後也會開始批評這個新文化不好的地方。第三階段,就是發現生活就是這樣,像婚姻一樣,得磨合得接受退讓,日子才過得下去。第四階段就是開始融入這個新文化,比較知道這些人對你的期待是什麼,比較會用他們的方式和他們應對進退溝通來往,也慢慢比較comfortable being in the new culture。最後是"反文化衝擊"階段,很多人回到自己原生文化的環境,反而產生了隔閡和得面對新的文化衝擊,就像很多在國外住久的人回台灣一下子有點不習慣馬路上是人讓車不是車讓人一樣的狀況。

(我當年寫論文時,這一段當然是寫得十分正經兼以具有學術性,但是今天不知道怎麼的,突然以人妻角度加了很多自己的體會 哈:P)

Anyways,之前那個五歲小朋友上法庭的事情,似乎很多朋友對這話題挺感興趣,突然想起多年前剛來美國上課的情形,這種multiculturalism的話題,一開就很難關上,而且大家都很有的聊,後續還有的講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蘭妮 的頭像
蘭妮

蘭妮,流浪記事。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