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那先生飛行次數增加,加上超級愛國的他(註一)在"國家需要他"的溫情感召下,可能會上中東戰場,身為職業軍人的太太,早有這樣的心理準備,也知道怎麼反對他去都沒有用。

昨天我突然想到,"如果,只是如果,發生了什麼意外,我要怎麼做?"

那先生認真地想一想說,"第一,如果我死了,軍隊會通知你,你要通知一下媽媽,she would rather hear from you than from anyone else。

第二,你要幫我辦一個funeral,不用擔心,媽媽會幫你。

第三,記得去領人壽保險。(註二)

第四,馬上回台灣,在美國沒有我照顧你,你是絕對活不下去的,回家你爸媽妹妹都會照顧你,這樣我比較放心。"

他講得很輕鬆,我聽得很沉重。

不過,我想如果只剩我一個,我可能真的很難獨自活下去吧。

 

然後我就說,喔,那換我了。

他這突然嚴肅了起來,就說 "you won't die. So i dont have to worry about it."

"很難說啊,人總會有一死,我又不是妖怪。可能一個甲狀腺風暴來襲,我就撒手人寰了呢。"

那先生連忙搖頭說,"but you said we would die together."

我是說過 "不能同年同日生,但願同年同日死"啦,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誰知道呢。

我不管他,就開始說 "我死了以後,你還是要好好每天照三餐吃飯,要和朋友來往,不要躲在家裡面哭,然後兩年內你一定一定要再婚!!!不然沒有人抱你親你陪你玩鬧和你聊天做飯給你吃幫你刷背,你會變回以前那個憂鬱無聲的暴瘦宅男,很可怕滴。如果我們有小孩的話,你要確定你的新太太也會好好照顧小孩,然後小孩要讓他多看課外書多玩耍,長大讓他回台灣念高中,然後再回美國念大學。"

然後我就有點想哭了,那先生整個嘴巴已經抿到要看不見了,眼睛突然變得很大,瞪著我。

"還有還有,你跟我爸媽講的時候,就說都是你的錯,你沒有好好照顧我一類的,這樣他們就不會怪罪你把我"拐"到這麼遠的地方了..."

。。。。

 

後來,忘了還說了什麼,

可能就是"我愛妳" "我也愛你"一類的,

我們抱著對方,在沙發上睡了一個長長的午覺。

 

 

 

註一: 外表柔弱內心聽說很強悍的那先生,上次落下男兒淚,是在一次嚴苛的訓練後,聽到美國國歌響起,把手一放在心窩上,淚就掉了下來,那一刻他真的覺得幸好他加入空軍,可以報效強大的美利堅合眾國。還有一次,他在選信用卡圖案,在上百種中游移了很久,最後寄來的時候,我才發現,他選了"美國國旗"的飄揚圖案...而另外兩張卡,則是美國軍機和太空總署一類的。 ///orz

註二:查了一下,讓我很不滿意美國政府對陣亡戰士的撫恤金,無限至高的honor原來只值這麼一點錢。十分不爽那先生還一直說這是為了國家效力一類的屁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蘭妮 的頭像
蘭妮

蘭妮,流浪記事。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