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除了身體有點不舒服以外,心情相當不好。我知道我應該要知足常樂,但是就是那把欲求不滿的火慢慢在延燒,燒到差不多是爆炸的臨界點了。

說的是我的『口腹之慾』。

我從小就愛吃,每天的生活圍繞著三餐加點心運行。從小放學回家,按了電鈴第一句話就急著問阿嬤『點心是什麼?晚餐吃什麼?』,然後期待著爬上樓回家吃東西。睡前必想的是明天早餐的內容,於是整晚可以安心入眠,期待早餐的到來。

長大後,對於保養品是一點品牌忠誠度都沒有,反正專櫃開架對我來說好像都沒差,加上也不化妝,於是錢都省下來,效忠食物去。

放學回家在公館要吃烤鴨捲餅豬血糕龍潭豆花割包青蛙下蛋酒釀湯圓和汀洲路上的紅豆餅,行經師大夜市要吃生煎包可麗餅成都的麵,喜歡四川吳抄手的紅油抄手和酸菜白肉鍋,世運的滷味和糕點,台大巷子內的燒臘烤鴨,重慶南路巷子內的小米粥和北方大餅,士林夜市的火鍋店大雞排和碳烤臭豆腐,永和豆漿的小籠包,教會附近的燒餅夾蛋和甜不辣,巷口的鹽酥雞滷肉飯乾麵和水煎包,阿世的雞腿便當,政大的阿婆排骨便當,西門町的飲茶日本料理章魚丸子鐵板燒和老天祿,永康街附近的大小各式麵食冰店,金門的粥貢糖高坑牛肉乾和那家不知名的手工水餃,台北車站附近每吃必拉肚子的福臨還是我吃紅油燃麵担担麵麻醬麵的唯一選擇,水餃拉麵珍奶韭菜盒子米粉湯油豆腐美加旁邊的便當,讓我總是期待補習的那幾個晚上 (真的和我暗戀的郭洋的板哥無關)。。。以前燒烤只愛長壽,去年回台灣發現原燒還真好吃,連鮮芋仙也取代倒閉的仙草珍奶變成我的最愛。我可以為了要去哪裡吃點好吃的,而有支撐著好好上完班不翹課的動力。

出國後,其實不管是在賓州的小山谷,或是天堂般的加州,我都不曾覺得因為沒有好吃的食物,而像現在一樣對生活充滿絕望,覺得頓失重心。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