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追了敗犬女王的第17集,單無雙在出嫁前,聽了一直希望她出嫁的媽媽說『其實只要她幸福才是最重要』之類的話,然後她跪在媽媽面前,感念親恩,涕泗橫流。

那先生看到了,就說『單無雙心底根本不想要嫁給學長,所以哭成這樣。』

然後他就嘟著嘴,氣說:『就像你在台灣的婚宴哭,一副要召告天下你根本不想要嫁給我一樣。』『而且穿白紗的照片幾乎都在哭,完全毀了這些照片!』

那先生不大愛吃醋,對我洗出的前男友照片本們頗有微詞之外,電腦裡的檔案,只會叫我整理到一個檔案夾就好,並不要求我刪掉;加上他可能因為記性很差所以也不容易翻舊帳,只會針對當下的事情碎碎念罷了。唯一一件耿耿於懷的事情,就是我們收到台灣婚宴攝影師寄來的照片,我第一套禮服出場時哭了,讓他時不時拿出來念。

平常很少事情可以讓我請出『文化差異』這理由,但這件事真是責無旁貸。

那先生覺得結婚是兩個相愛的人終於可以在神和家人親友的見證下結合在一起,這是一件超級開心幸褔的事情,要也是流出感動高興的眼淚,怎麼會是悲傷地哭了呢?

我和那先生經歷了簡單的公證結婚,海邊浪漫的婚禮,和台灣的婚宴三次儀式,第一次哭,是美國婚禮前,爸爸打電話來說祝我們幸福,很捨不得我就要嫁出去了;第二次就是在台灣的婚宴上,看到爸爸和妹妹真的很不捨的眼神,忍不住就哭了。

這感覺還真是難以形容,沒結婚前很難想像新娘為什麼會哭到需要專人跟在旁邊補妝,等到自己披掛上陣前,看到爸媽妹妹外婆,真是會突然有一陣鼻酸的感覺,不是那種『要變成別人家的媳婦了』的感覺,而是原來父母外婆妹妹一直都這麼愛我支持我關心我,這次我真的是要離開家人的保護,開始在地球另一端的一段新生活,沒有那種受了委屈可以馬上回家找妹妹哭訴,有爸媽撐腰的便利,雖然也沒有婆家的壓力,但是也沒有娘家的支持。尤其想到自己怎麼被寵大的,卻不能陪著父母外婆一起老,挽著爸爸的手臂走進婚宴,真的忍不住眼淚就掉了下來。

這種事情,那先生是不懂的,他覺得能和自己愛的人共度餘生是快樂的事情,而且他們本來就沒有那種『嫁出去』『娶進門』的觀念,女生也沒有那種好像結了婚就是告別父母離開家人的心情,對他們來說,人長大了就是要離開父母建立自己的家庭和生活,父母永遠是父母,不會因為結婚而有改變。(我覺得最大的優點,應該是不用彆扭地叫公婆『爸媽』:P,就算父母離婚再婚也不會改變爸爸媽媽只有一個的事實,離題了。)

記得上次我們有這個對話,是看光陰的故事,孫一美出嫁的時候哭得唏哩嘩啦的,看來下一次我們看些什麼有結婚的台劇,the topic will be brought up again,we'll see,反正是講不通的,希望未來那先生要嫁女兒時,他就會知道這感覺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蘭妮 的頭像
蘭妮

蘭妮,流浪記事。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