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零下12度的低溫中送妹妹們去機場,一路上都很安靜,一點想開玩笑的心情都沒有,出門前那先生笑嘻嘻地跟我說"hey,do you know Omaha is actually more humid than Taipei now?" 我當場無來由地就生氣罵他,叫他閉嘴不要這麼無聊,他就很自討沒趣地去幫我拿帽子手套 (果然又是經前症候群的時間,加上我妹他們要走了,心情非常不好)。

雖然說再過一個禮拜就可以回台灣和妹妹們相聚了,但是難免還是會為了不住在同一個城市裡面而覺得很感傷。我和妹妹的感情很好,出國前總是天天黏在一起hang out,分隔兩地的時候,一天都要msn好幾個小時,在機場相擁道別這種事,還是很難讓人欣然接受,忍了很久的眼淚還是在回程的路上掉了下來。那先生一路上就是拉著我的手,安靜地comfort me。

回到家以後,那先生打破沉默,說,和你們三個一起真的很快樂,你妹妹們都很好玩。唉,我內心不禁想說,是啊,真是不知道為什麼要為了你留在這個國家,搞得我和妹妹們不能天天hang out...(那先生今天真衰,說什麼錯什麼。) 長大真是不好玩啊,大家都要面對自己的人生旅程,尤其看到冷清的客廳廚房和客房,又是一陣心酸。唉,如果大家可以住在一起該有多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蘭妮 的頭像
蘭妮

蘭妮,流浪記事。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