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追了敗犬女王的第17集,單無雙在出嫁前,聽了一直希望她出嫁的媽媽說『其實只要她幸福才是最重要』之類的話,然後她跪在媽媽面前,感念親恩,涕泗橫流。

那先生看到了,就說『單無雙心底根本不想要嫁給學長,所以哭成這樣。』

然後他就嘟著嘴,氣說:『就像你在台灣的婚宴哭,一副要召告天下你根本不想要嫁給我一樣。』『而且穿白紗的照片幾乎都在哭,完全毀了這些照片!』

那先生不大愛吃醋,對我洗出的前男友照片本們頗有微詞之外,電腦裡的檔案,只會叫我整理到一個檔案夾就好,並不要求我刪掉;加上他可能因為記性很差所以也不容易翻舊帳,只會針對當下的事情碎碎念罷了。唯一一件耿耿於懷的事情,就是我們收到台灣婚宴攝影師寄來的照片,我第一套禮服出場時哭了,讓他時不時拿出來念。

平常很少事情可以讓我請出『文化差異』這理由,但這件事真是責無旁貸。

那先生覺得結婚是兩個相愛的人終於可以在神和家人親友的見證下結合在一起,這是一件超級開心幸褔的事情,要也是流出感動高興的眼淚,怎麼會是悲傷地哭了呢?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