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3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夢境一]

和Faye在新竹阿公阿嬤家外面。

Faye: 姐姐,姐姐,小心前面有牛跑過來! 快閃!

蘭妮: (快速閃過兩頭有角的棕斑乳牛)

Faye: 姐姐! 你後面還有一隻! 小心!

蘭妮: 啊~~~~~~~~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禮拜六再度去了choice studio,主要是要挑屋頂,外牆,trim(門窗的邊框),屋內房門,樓梯扶手,和房子的正門。

這是我和那先生第一次在選擇上有了衝突。配了30分鐘後,我挑了brownwood的屋頂配上baige的外牆,那先生喜歡深紅色的大門,和純白的trim,覺得這樣對比比較強烈一點。我是覺得珍珠白的trim和紫棕色的大門也還不錯。但是因為和我們比鄰而居的這家人早我們一天挑了他們的exterior color,很湊巧的,他們選的是那先生想要的深紅色的大門和純白的trim,建商又搬出那套"相鄰的兩家不可以用一樣的外觀顏色,這樣才可以讓整個街道看起來很活潑有多樣性。"的鬼話,所以我們不可以選這兩個顏色。(我們兩家根本是不同的兩個models,看起來本來就不會一樣 >///<)

所以變成要不就是我退讓我喜歡的牆壁顏色,或是那先生退讓他喜歡的門和trim的顏色。我們大概討論了有一個小時吧,最後不知道為什麼那先生做主全部選了我要的顏色。(哈,真是太出乎意料了:P)

IMG_0447.JPG

IMG_0450.JPG

(一個半小時都在做這種配色的事情,然後看老半天也看不出個所以然。)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之前有個小女生找我,想和我聊聊關於異國戀的煩惱。

我把話說在前頭 "如果我可以幫的上的話,當然沒問題,但是因為我只有一個半異國戀的經驗,其他男友都是操著台語的正港台灣男兒,所以問我台灣男人我的樣本數比較多,也會比較有幫助。"

她說,"沒關係",她的問題其實只有一個,就是"她的美國男友到底愛不愛她?"

我的第一個反應是,"這問題似乎問錯人了,應該去問貴男友吧" ,除非,除非,貴男友就是賤外敝夫,那又另當別論了。

她告訴我,"因為妳先生也是美國人啊,所以我想說問妳比較知道吧?" @@"

說真的,如果妳身在其中,談了將近一年的戀愛,對於男友愛不愛妳還是充滿疑問,我想這答案已經昭然若揭,何必來問一個遠在千里之外,連面都沒見過的人妻呢?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我們反反覆覆討論了好幾天,Logan的價錢比較低,但是對於他的二樓的設計,實在是很頭痛,三個房間的門擠在同一個地方,很不大氣。我喜歡方方正正的格局,覺得看了也比較舒服。然後昨天晚上那家的男人決定要put his foot down,大聲說"Let's get Preston!!!"

 

3月24日

下午去了choice studio。

首先他們為我們做了一個簡短的orientation,然後讓我們拿著電腦開始選擇我們想要的款式。

所有東西都會分成基本樣式(不必另外加價),以及upgrades(依照等級往上加價)。當然基本樣式的選擇就會比較少,或比較不好看。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從台灣回來以後,那先生說想要買房子。

我覺得有點瘋狂,也有點遲疑,難道我們真的要在內布拉斯加州定居了嗎?!

和那先生研究了一陣子,發現我們這附近的房子都是"split level"型的房子,那先生非常不喜歡這種房子,覺得一進大門,就要面臨either 往上or往下的樓梯,房子正中間就被這樓梯占住,分隔成很奇怪的格局。然後房子的外觀看起來,正門會懸在半空中。

 

3月18日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常常因為一點芝麻綠豆大的小事就會對那先生大發雷霆一番,然後過幾分鐘發現自己似乎有點過分,又只好乖乖飄過去和好,然後就會覺得自己為什麼這麼沒事找事做,要把平靜的生活搞得很dramatic才甘願。@@"

昨天翻了一下和那先生從認識開始到交往後傳的幾千封簡訊的筆記本(是的,我把它們都抄下來了,一共厚厚的三本),我們兩個開始笑那時候有些對方很白癡的事情,發現那時候真是又曖昧又帶著羞怯的甜蜜啊,果然是"愛在曖昧不明時最美麗"。現在邁入感情的新階段,只能說兩個人變得很熱情直接,有種越來越緊密的感覺,但是就是少了那種心跳漏拍的緊張感 。

於是我想紀錄一下那先生很不浪漫,但是還是有點甜蜜的求婚過程,在老夫老妻的平淡生活中,小小回味一下是當初怎麼"婚"了頭的 =P

第一次求婚:

時間:那先生要離開我們同居的加州,即將到三個不同基地參加近半年的訓練。

地點:在要送他去機場的車子裡。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今天譯了一個超級長的對話,背景是一個hearing room

有法院辦事人員,幼稚園輔導老師,一對不會說英文的中國夫妻,和他們五歲的兒子。

他們要我解釋證人的陳詞給父母聽,然後要進一步討論,需不需要舉行聽證會,來處理這個案件。

五歲的兒子在吃早點時拿出指甲刀,把nail file拉出來玩,然後小朋友A哭了起來,說被nail file戳到頭很痛。

證人之一的老師助手說,看到五歲孩子用指甲刀戳A的頭。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前一陣子看了一個討論串,有一個人提出"姐弟戀成功幸福的關鍵"其實是在於"女生的心理要夠成熟",看了以後真是讓我豁然開朗,決定好好提醒自己,這樣才會有更好的relationship!

一般來說,大家都會覺得姐弟戀的話,弟弟一定要很成熟,這樣才有辦法照顧姐姐;但是"女生心理要夠成熟"非常適用於我個人的狀況。

我總是喜歡有娃娃臉的男生(請回憶一下歷任男友:P),沒想到真的嫁給了一個小弟弟 (居然還是個阿豆仔)。

但是那先生真是所謂的"少年老成",他非常穩重內斂,勤儉持家,做事仔細,想事情很周全,除了偶爾上網看看有亞洲辣妹的愛情動作片以外,沒有什麼不良嗜好。我常常只要一點不順心,馬上就翻臉發脾氣,有時候還拿前男友們的優點出來比較,但是那先生脾氣很好,他就是會讓我發完瘋,然後可以完全把剛剛我說的那些氣話拋諸腦後,因為他知道我只是因為生氣想要找傷害他的話來講。

我發現有一個類型的姐弟戀問題,常常是來自女方的不安全感,我就是屬於這一種。

明明自己知道是姐弟戀,就算開始再百般抗拒,最後也還是投入感情了,明明是自己選的,也在一起兩年多都結了婚,有時候卻還是會因為旁人的閒言閒語"關心",很不理性地擔心說"以後我人老珠黃,你是不是就不愛我了?"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上周末去Hansen家的Pre-St. Patrick's DayParty到凌晨兩點,玩了beer pong (兩人一組,分站乒乓球桌的兩端,要輪流把乒乓球投入對方的10個排成金字塔型的啤酒杯裡,簡單說來,投中了,對方就要喝,當然還有很多進階的rules,但是我的重點就是盡可能投中囉。),不過我並沒有喝,憑我smirnoff ice一瓶就倒的酒量,應該會很不盡興吧 :P 所以罰酒的部分都由那先生代勞囉。

大概平均一個月會有一次house party,有時候是那先生同事們這近10個小孩輪流生日,那party就會在下午三四點左右開始,然後聊聊天,溫馨吃吃蛋糕,看小孩拆完禮物就各自回家了。

如果不是小孩為主題的,通常會伴隨著BBQ,烤些香腸熱狗漢堡,配上啤酒,大家聊天玩耍。天氣好的時候玩sport toss,飛盤or足球,不好的話可能就是玩一些drinking games or board games,八九點小孩們陸續在主人家裡躺下睡覺,大人則繼續hang out到半夜。

IMG_6368.JPG

(Aidan的一歲生日趴)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剛剛Snow im我,跟我說我長得像American's next top model cycle 11裡面的韓國妞Sheena Sakai!!!

Living-Americas-Next-Top-Model-Cycle-11-Sheena-Sakai-Wk-5-Jan09.jpg

(在snow告訴我的同時,我也正好在告訴她,下午看了王牌大賤諜裡面有一個約旦台灣的混血美女胡夢娜長的跟她很像,連聲音都像:P 真有默契)

那先生也說像...他說"天啊,你需要一些很火辣的outfits and 比較古銅色的妝,這樣我老婆就變成model了!!!" (蘭妮os: well 那老公..你想太多了..) 然後他又說"你是五官像她,這是最難的ㄟ" 然後整個開始興奮地查這個Sheena Sakai..

在美國這幾年,至少超過50名各地亞洲人和老外們過來問我是不是韓國人...讓我常常覺得果然是一張大餅臉加上扁鼻子的關係,搞的每次被問完都心情低落(最過分的是本人在台灣同學會的BBQ上烤肉,居然也被台灣人問是不是韓國人 T_T)。

不過今天這個是modelㄟ!!! 而且為什麼這麼興奮呢,唯一數次有人說我長得像明星,是像下面這位。。。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昨天那先生回到家,宣布他scheduled了 下禮拜四五考"TAIWANESE"聽力和閱讀的考試!

身為空軍的linguists,只要會多一種語言,就可以微量加薪。他有兩個同事去考了台語,聽說非常簡單,如果說國語的聽讀考試是研究所程度,那台語只有幼稚園的難度而已。(國語的考試的內容都是長篇文章/對話/演講居多,都是政治經濟軍事社會議題,之前他要我陪他複習的時候,我也被很多超重的中國不知何方口音搞得霧煞煞。但是聽說台語的考試就是念單詞,獨句,和超短的對話,他們說其實很容易猜對。--> 靠!台語的博大精深和美麗語調居然被你們糟蹋了!)

這兩位仁兄,都考的比真正重要的國語考試好的多。那先生的中文應該是同僚裡面最好的吧,所以他就想要去考考看台語,有幸考過了的話,就可以每個月多幾百塊錢,不無小補。

不過那先生除了知道"三八""對""好""我愛你/我也愛你""阿嬤"等幾個台語之外,其他的東西都是鴨子聽雷。去台灣的時候,他還哇哇叫說"你都騙人,說什麼台灣南部比較多人講台語,台北大多講國語,根本不是這樣!!在台北也很多人講台語,你們都講"Chi-wanese"(意指國台語交雜),我都聽不懂!!!"

哈,希望那先生可以如有神助,猜對多一點囉! (不過我很好奇的是,台語的"閱讀"是考什麼啊?!!) 加油老公!!!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最怕聽到那先生跟我說的一句話,就是"hun, i dont feel well..."然後一副嬌弱可憐的樣子,要老婆抱著安慰,要親他一直說愛他,又要服侍湯藥三餐加點心。有一點風吹草動,我真是背上的汗毛都會站起來ㄘㄨㄚˋㄉㄟㄉㄢˋ,在心裡為那先生默默祈禱,希望他不要有什麼龍體微恙的地方(其實是希望自己不要變成有苦難言的奴婢)。

不愛看牙的那先生去年因為工作的關係,被規定要把所有的智齒都拔掉,減少任何飛行出任務時有可能的身體不適。

在拔牙之前兩個月開始,那先生就不斷地跟我說"再過一陣子要"動手術"了,到時候你要照顧我喔~"然後軟綿綿地帶著病容順勢靠過來撒嬌。我每次都會緊張地問,"什麼手術?" 然後他就會說"拔我剩下的三顆智齒啊"

每次他只要跟我提動手術拔牙需要我照顧這件事情,我就會裝出好老婆的樣子,摟著這個骨感的大隻佬拍拍背,然後內心狂喊"給我清醒點!你還沒有拔牙,不要給我ㄍㄟ ㄒㄧㄠˋ!!而且,騙姐姐我沒有拔過智齒喔!man一點好不好!!"

那先生拔牙,是我覺得身嬌肉貴的美國人超級小題大作最典型的例子。

拔牙的前一天,那先生早早回家,說明天要動手術,所以下午不上班,要好好休息。然後還從牙醫那裏帶回拔牙注意事項加上止血紗布,滿滿雙欄兩面的字,叫我要好好讀完,以便知道如何照顧他。晚上我們早早上床,維持平靜的心情,因為要準備明天的"手術"(還是不懂到底是要準備什麼?!還有,不要再說"動手術"了 please!!!!)。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年底回台灣,那先生的同事裡有一對夫妻請我們幫忙帶一些小孩的中文書籍,學習啟發的中文遊戲等等的東西回來給他們剛滿一歲的兒子,所以小Aidan可以早早接觸中文。

(提前準備過St. Patrick's Day的Aidan。)

IMG_0212.jpg

我們其實回去短短的兩個禮拜,每天都要去遠在天母的婚紗店報到,和家人聚會,辦正事,加上想要帶那先生在有限的時間裡面到一些地方走走,所以時間很少,連和同學朋友聚會的時間都沒有。

但是我們還是想辦法擠出一點時間,順道去了環亞玩具反斗城,敦南誠品的兒童館,101的page one,重慶南路的書局,幫Aidan挑東西。

到玩具反斗城,那先生走了一圈翻了一下童書,就開始搖頭。他就說這些玩具基本上和美國玩具反斗城的都一樣啊,沒有什麼中文學習的意義。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IMG_0236.JPG

那天鄰居Rebecca下來聊了半小時,回去時居然忘了穿鞋。

於是這雙靴子就被遺忘在我們家一個禮拜,直到她老公下來跟那先生借東西,才把靴子領回去。

這是很詭異的事情,我們身邊的美國人在家裡地毯上穿著鞋子走來走去,卻總是赤腳跑到外面去。

另一個鄰居,Tucker先生也是,下來聊天總是沒穿鞋就來了,難得穿來一次,卻忘了穿回去,不過他可能鞋子沒有女生多,第二天就下來找鞋子了:P

(btw 玄關那白白的東西,是踩過下雪外面灑的鹽,然後帶進來的髒東西,這樣還直接踩進地毯,清理起來多麻煩啊?!)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幾天和那先生開始寫"好老公好老婆日記"。

睡前我們會寫下今天為對方做的or be nice to each other的3-5個小事情,雖然都是一些小事情,但是我覺得感覺很棒。

那先生第一天只寫了三項,其中有一項還是午夜睡前臨時加上去的,應該是覺得只有兩點很難看吧,於是看到他開著小燈在廚房裡面洗碗盤擦流理台整理廚房,雖然感覺上頗為陰森,但是看到他很努力想為我and我們家做點事情,覺得很感動。

後來的兩天,我們兩個都搶著做一些事情,比如那先生一直要我整理總是散布我雜亂物品的吧台,我一直催那先生處理卻被拖延超久的事,因為知道做了以後對方會很開心,於是我們就莫名地把推積已久的瑣碎事情處理掉了。

早上那先生要上班前把家裡地毯清了一遍,馬上炫耀地跟我說"that's one for today!!" 哈,看來我也要來做點事情了:P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剛剛看了去年八月的"康熙四眼田雞大集合",突然想起兩年前發生的一件事情。

那天傍晚組長約我一起去社區大學的室外游泳池游泳,那是第一次去那個游泳池(也是最後一次)。

天色已經有點暗了,組長說她要上岸了,我說我得回剛剛下池的地方拿我的浴巾,馬上來。

等我拿了浴巾,在冷風陣陣中,衝進了更衣室,大家都知道我是個路癡,總是很難順利找到剛剛走過的路。

加上沒戴眼鏡,基本上就是個瞎子。

於是我衝進了溫暖許多的更衣室,發現似乎和剛剛換衣服的地方有點不同。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前兩天,媽媽不知道哪裡聽信來的妖言,買了一條鮮豔螢光橘加上咖啡色花紋的雙頭巨蟒,說是可以改運。

回到家,我嚇得要死,很氣媽每次都不考慮我們的立場,像我怕蛇怕到課本上的圖都貼起來,考試有考蛇的都直接送他分,免的想到起雞皮疙瘩,居然還買了這東西回家在客廳養著,任牠作威作福。

正當我想偷溜進房間的時候,其中一個蛇頭發現了我,對我衝過來,纏著我不知道是要幹嘛,

於是我大聲尖叫醒過來。

凌晨三四點,那先生果然又被驚醒,只好過來抱著我入睡,一直安撫我。

真是,買什麼蛇啊?! 我媽真是任性,在夢裡還是一模一樣。

蘭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